小小牛:一起来撒欢儿

2016-03-20|媒体:IT经理世界

“科技,为想象而生”,这句话出现在小小牛创意科技网页最显著位置。小小牛创意科技创始人曹翔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新技术给孩子创造一个有想象空间的场景。

儿童时期是智力和情感发展的重要时期,游戏作为儿童这个阶段的主导活动,在这方面的作用和影响力至关重要。

近些年来,增强现实(AR)已经越来越为人们所知,很多儿童科技产品通过运用AR技术,给孩子们认知周围世界带来了比传统方法更加真实、出色的体验。

“AR 沉浸式的体验,对于儿童来说有足够大的吸引力,这个学习的过程是游戏化的,很容易激发儿童无意识的记忆,比书本记忆更为持久。”曹翔说。

于是,小小牛创意团队提出“硬件+软件”、“虚拟+现实”的产品设计理念,他们相信,具备这样设计理念的产品将成为未来儿童教育科技的主流。

现实照进虚拟

曹翔很喜欢乐高玩具,因为它在玩的同时可以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他把乐高作为自己创业的标杆。在他看来,寓教于乐这件事上,首先是玩,然后能学到东西,技术则是让这个过程更生动和有乐趣。

曹翔对儿童科技产品市场一直比较关注,据他观察,到前年为止,儿童玩具市场的科技含量不太高。去年开始有体感,VR技术被带入儿童市场。

虽然市场上已经有了一些辅助提升孩子认知的儿童科技产品,比如故事机、AR认知卡片等都是被动的技术,把孩子的思维禁锢在了已有的“图库”中。

而小小牛的产品谜镜(Wonder Mirror)系列则是把孩子的注意力从手机、电视等大屏幕中拉出来,回归桌面纸面的体验,让屏幕成为孩子体验过程中的要素之一,而不是全部要素。

除了软件App,游戏产品套装包括了一个用来支撑iPad的底座,一个镜头,以及配合不同应用场景使用的小画板和各式各样的道具贴纸。在产品设计上,小小牛产品还强调了孩子要动手、动脑,启发主动想象与创造力。

比如谜镜系列产品中的谜镜魔画,孩子可以根据谜镜魔画提供的主题,在画纸上按自己的想象创作,摄像头捕捉到画纸上的信息,通过小小牛独有的人机交互技术和计算机视觉技术使孩子的绘画即时在谜镜魔画App中“活”起来。

而对于绘画能力不强的孩子,谜镜魔画提供了众多灵感给孩子。谜镜快车则是一款迷宫游戏,孩子们可以通过给小车设计通道来让小车到达指定的点就算成功,关卡难度会不断增加。这款游戏主要培养的是孩子的逻辑和几何思维能力。

曹翔介绍,这是去硬件化的思路,希望将产品做得更轻一点,相较于重硬件的智能玩具在供应链上也更好解决。“这里的核心是计算机视觉的算法,但不是识别已经存在的东西,而是更普适的东西,把普遍的存在规则带入场景里。”

1979年出生的曹翔爱玩游戏也喜欢设计游戏,读书一路念到博士,都在跟囊括了计算机技术、设计、心理学等方面知识的人机交互技术打交道。

他说自己是个比较喜欢折腾的人,创业是肯定会做的事情。“儿童科技市场目前的发展是一个很好的时机,我们也都喜欢孩子,再加上我们有技术积累,条件具备。”

如今,他将这个技术运用到了儿童科技产品当中。2014年底,曹翔离开大公司,和几个小伙伴一起“撒欢儿”创业。

交互与开放

小小牛创意科技公司的团队包含人机交互技术、设计、创意各方面的人才。核心技术成员基本来自于微软研究院,几位成员在自然人机交互、AR、计算机视觉领域有10年以上的技术积累和若干专利积累。

与其他公司开会不同的是,小小牛的团队在开会时候做的最多是画画、玩玩具,会议室的桌子上会有很多小人偶,乐高等玩具,大家边玩边碰撞尝试交互体验,来适应不同的孩子和文化背景,达到寓教于乐的效果。“迷宫弹球的游戏就是大家瞎玩玩出来的”。

小小牛的产品技术模型在2015年2、3月份成型,从简单样品开始不断迭代。去年夏天,产品原型出来,到真正完成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在这期间,团队不断改进创意和技术,游戏主题想了几十个,此外,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与孩子互动,让他们试用并获得反馈。

因为孩子是特别好的用户,他们不会说谎,表现很直观,只要看他们玩的开不开心就知道产品好不好。

当然,为孩子设计开发东西,有时候一些玩法和规则是设计者未曾想过的。谜镜魔画里有个射门的游戏便是孩子们的杰作。

“当我们把产品给孩子玩的时候,他们自己就在纸上画了个球门开始射门,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设计,就采纳了。”曹翔说,“孩子玩的方式是我们没想到,也恰恰是我们希望看到的。”

另一个例子是,曹翔他们曾给出一个“一团火”效果的贴纸,不同的孩子根据这个火画出了不同的主题,比如小女孩会画个锅玩起过家家,小男孩则是画火箭。这个不同的互动最后衍生出来了一个太空主题的游戏场景。

“就像乐高一样,玩具有图案示例,但是孩子也有自己的创造空间。我们的产品也一样,有例子,孩子也可以自己创造场景。”目前游戏附带的贴纸是结合现有主题设计的,未来可能是空白贴纸,让小朋友自己去设计。

现阶段,谜镜系列产品中的两款产品谜镜魔画和谜镜快车针对的是5~8岁的孩子,场景都是一些自然现象的呈现。

曹翔表示,未来会添加更多带科学教育元素的场景进去,还会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开发更多不同的产品,会有自由度更高的场景给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孩子来学习和玩耍,比如帮孩子来解释物理化学原理,辅助小小创客学习编程等等。

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曹翔和他的团队也有着清晰的计划:未来可能会选择跟教育和学校培训机构合作,拓展更多的应用场景;另外,未来小小牛科技想做技术平台,将技术平台开放给更多的开发者。

表达创意的门槛逐渐在降低,技术正在让每个人的想象力都发挥出来。如今,曹翔的孩子才两岁,小小牛新生的产品也正在众筹,虽然现在离“成为世界级儿童科技体验产品的成功者”还有段路要走,但曹翔希望自己的创业结晶能陪伴孩子快乐成长。